江湖浪

「浪浪浪浪浪浪浪浪浪」

短篇·凯我·粗制滥造(粤语版) By 南狗

阿冉可以看一下还有西柚,绝对一脸懵逼@

西瓜麻麻:

短篇·凯我·粗制滥造(粤语版)


               By 南狗


  想听古仔嘛?虽然系个粗制滥造既古仔,但系我想讲比你听。


  我系个太阳下面呆左好耐,手入边果杯蓝莓叠冰早就融左,滴冰水沿住杯身流落只手度,好冻,虽然依家我块面晒得好热。


  七月个天真系热到妈都唔认得,热到我差滴想系大街度裸奔,算,晒nong左仲惨。我哩系个秋千下面遮阳,一有阴影遮住真系舒服好多,我成个人瘫系秋千度,爽到唔想起身。


“阿B,你躺在这,我怎么坐啊?”Karry企系我面前,手入边摞住杯冻柠茶,距出紧汗,刘海湿成一条条,好有夏天个feel。


“坐地么得咯。”我栋起右脚,姿势极其不良。


  跟住距就坐系秋千既另一边,岩好压住我只脚,我大哎一声‘顶你个肺’,缩翻只脚坐起身。


“阿B,说脏话不好啊。”距望住我笑到即个叉烧包,我最憎吃既就系叉烧包,滴肥猪肉搞到我反胃,我唔睬距,dup低个头饮冰水。


  最憎滴人就系识听唔识讲广东话,尤其系你以为距系外地人就唔识听既时候,系距面前讲距闲话,果阵时就淤啦,唔好问我点知,我唔想讲。


  第一次做房东,我真系乜经验都无,各位亲朋好友教我点样收钱点样定规则,妖,我净系想稳个人陪我住姐,有无甘难啊?跟住我上网发消息,八百一个月,收甘多够啦吧?钱滴甘既也我真系唔点介意,结果我条friend问我系未痴咗线,顶,你先痴线。


  无几日Karry就搬左过离,拎住一个大箱,还咩住一把吉他,有少少怕丑甘用普通话同我讲‘你好,我是Karry,是个搞音乐的’,其实我都识讲,但系讲唔好,嘞嘞咔咔同距讲左半日,终于讲完所有关于租房既也,距就系好听话甘点下头,自己搬嗮滴也入间房度。


  有一日我个friend过离玩,一入门口见到Karry对住距打招呼,距就笑到见牙唔见眼,同我讲距好靓仔。其实我觉得距生得还好,但系对比起我身边滴人离讲,好似又真系几好,算,人地生得靓仔又唔关我事。


“梗系关啦!万一距对你有兴趣呢?”


“你体人地生得甘靓仔就梗系gay嘎啦!”


“我是异性恋。”Karry突然讲野,吓亲我地,“我,不是gay 的。”


  气氛就系果阵时变得尴尬,我先知距原来听得明,唔怪之得我之前成日爆粗距就系隔离笑啦,我就话点解《今日关注》咁好笑,顶原来系笑我。


  果一日我都无再同距讲过也,晚黑吃饭,距吃下吃下同我讲‘对不起’,无端端讲乜嘢‘对不起’?你又无争我野。


“是我一开始没有跟你说明我听得懂,其实你说的那些我都没关系,开个玩笑嘛。”


  讲完距就笑,笑笑笑笑你老尾,笑到即个叉烧包甘,样衰。


  我系屋企附近既牛杂店稳左份工,晨早流流就要去打扫卫生,剪萝卜,剪牛杂,煲鱼蛋,好多时候起身,间屋还有滴黑,果阵时怕黑有滴惊,但系有时听到Karry好大既呼吸声,感觉就会安全好多。


  其实卖牛杂好攒钱,一碗牛杂,萝卜占左九成,滴牛杂剪到碎湿湿铺系上面,咁就十蚊啦,附近滴学生一放学就离买,忙都忙唔过离,得闲时还可以去隔离既奶茶店买也饮,爽飘。


  有一日,有班人过离买牛杂,我一眼就认出Karry系入边,距望住我,用口型讲左句‘HI’,距地买左好多碗牛杂同好多串鱼蛋,坐系店入边吃也倾计,我系隔离就一边扮抹台一边偷听。


  班友仔好似同Karry好好朋友,成日同距讲下讲下就揽住距膊头哈哈笑,距好似都唔介意,跟住笑。讲真,如果唔系Karry亲口讲,我真系以为距搞gay。


  同事过离接班,我除左围裙去隔离既奶茶店买也,岩要比钱,隔离就有个人堆左张五十比个收银员,我拧转个头,Karry对住我笑。


“工作辛苦了,请你吧。”


“有钱大嗮啊?”我好唔领情,比翻钱距,距唔收。


僵持左好耐,个收银员终于好唔耐烦甘讲,“啊生你还摞钱嘛?”


Karry反应过离,收翻零钱,我趁机塞钱落距度,跟住坐系一边饮奶茶,距拎住个布丁过离,坐系我隔离,依间奶茶店真系好细,牛杂店系距既两倍,不过冷气就好猛,吹正我个头,争滴就感冒。


“那些都是我乐队的朋友,今天正好在附近练习,就过来吃点东西。”


  距既乐队成日系夜店度跑活动,工作时间不定,我以前还以为距甘夜咩住个吉他出去系想沟女添,原来系去攒钱,错怪距啦。


“我今晚有个演出,你要不要来看?”距第一次向我发起邀请,我念左一下,依条q好似唔错,我咬住个珍珠点下头,距就好开心甘吃左个布丁。


  顶,果个我嘎。


  晚黑距带我去距地个场度,我坐系卡座,体住距地系台上面表演,Karry焦起滴刘海,换左件深色牛仔外套,滴灯光打落离,虽然有滴飞,但系即滴真既明星甘,型到妈都唔认得。距弹紧吉他,手势熟练,一体就知练左好耐,弹下弹下距抬头,望住我突然wink一下,跟住又笑,扮野咩,知你靓仔,唔使电我啊嘛。


“嘿。”有个人突然拍左我一下,我望过去,人渣拎起支玫瑰比我,“好耐无见。”


  距成日嫖,周街都知啦。


  个friend同我讲依句话果阵我还喺度神游,人渣依个花名唔系乱起噶,系学校果阵时日日翻学沟女,一日一条,连自己班滴都唔放过,后来上左大学,距又系甘,连校花都沟埋,结果被人地条仔call友拖左距去打,比医生包扎到即个猪头甘,还以为自己好型,问我点知,因为系我去将距救出离既。


  我以前中意距,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周街都知,当事人都知,但系距一直当我系好兄弟,后来大学之后出左黎就无再联系过,对距滴感情就甘样淡左,算,唔提都罢。我望下Karry间房,度门开左,距系入边戴住耳机弹吉他,体起身好投入。


“你有无听我讲野啊?”个friend问我,我反应过离,笑茄茄甘对住距点下头。


  傍晚煮饭之前我去收衫,Karry间房通住个阳台,每次收衫都要经过,我行过去敲下门,距见到我入离就摞低个耳机同我say hi,个样阳光到比出边的夕阳还要闪眼,距喺度作曲,纠结紧边个前奏比较好。


  距弹左两个唔同既前奏比我听,我觉得对于跟住离既节奏都无乜问题,就同距讲都ok,但系距一定要一个选择。


“求其啦,点解一定要甘明确姐?”


“不同的前奏对于一首歌来说它所表达的就变得不一样,同样的道理,人生面对两个选择的时候,任何一个的后果都是不一样的,但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必须要好好考虑好好想,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后悔。”距个样好真诚,我无过意见,行出去继续收衫。


  今晚个夜店好多人,Karry距地表演完之后就落离玩,我坐系度饮也,人渣拎住两支酒坐过离,“甘岩既。”


“点解你又喺度?”我接过支酒,度数好低。


“近排得闲,么翻离玩下咯,依个场又几好,”距同我干杯,“而且你又喺度。”


  最后果句话,我当无听到。Karry翻离,望见我同人渣又坐过离,同距握下手。


“你好,我是Karry。”


“你条仔啊?”人渣瞄我一眼,我望下距果边条女,好靓。


“系啊。”我再望下Karry,距好似无听到,喺度抹吉他弦。


“几好喔,大个女识飞咯。”人渣拍下我膊头,又坐翻翻去。


  唔知点解就饮左好多酒,大概系唔开心,我望住酒瓶上面印住既‘唔准唔开心’就想笑,好似喺度嘲笑我甘。


  你明唔明果种明明过左好耐,以为距已经属于过去,但系当果个人重新出现系你面前果阵时距又系过去入边跳出离拖住你既感觉,脚步都变得沉重,但其实系自己故意放慢左脚步,以为距还会翻离,以为距会属于你,但系其实只不过系你自己唔肯放低,唔肯向前,还喺度一厢情愿。


  我念左好耐,大街既风吹到我头发乱嗮,行下行下已经行唔直,就离跌果阵Karry系后面接住我,果个唔知乜嘢牌子既洗衣液阵味好适合距,距望住我我望住距,我伸左只手摸下距块面,好滑,皮肤好好,好羡慕,顶。


距唔哩开,我反而觉得自己系个变态,距伸手握住我既,两个人即个傻既甘系街边望左好耐。


“你还走得动吗?”距扶我起身又猫低,“背你吧。”


  都好,我真系惊行下行下行到路中间,或者瘫系街度起唔到身。Karry其实好瘦,咩得起我都算距大力。


“你今天是不是不高兴啊,怎么喝了那么多。”“你估下。”


“不开心吗?要我帮你吗?”“求其啦。”


“等下回去先给你醒酒,别睡啊。”“求其啦。”


“你怎么什么都随便啊?”“求其啦你好烦啊!”


  我哎得好大声,跟住就喊左,点解喊,我唔知,大概真系因为好唔开心,Karry应该系比我吓亲,竟然跑起身,一路扥扥扥扥翻屋企,思绪都清晰好多,坐系客厅个沙发度,我望住距急急脚去帮我煮醒酒汤,还同我洗面,当时莫名甘有种感动,算,系个好人都会甘样照顾饮沸左既人啦。


  饮左汤我就训系床度打算训,过左一阵距又入离摸下我额头。


“噢,幸好没发烧。”


  或者就系果个夜晚,我开始多滴注意Karry既一举一动,但系都好隐蔽,从来都无比距知,有时距过离买牛杂我就比多几旧距,距就好开心甘笑到即个叉烧包。


  其实我都觉得距几靓仔下。


“阿B你唔系中意距啊嘛?”个friend有滴吓亲,“喂,距比人渣好好多喔,又同你一齐住,有路啦。”


“未,八字都还未有一撇,一齐住左甘耐肯定有好感嘎啦,正常。”


“甘你到底系点体距先?”


“点体唔重要,最重要系距肯交房租就得啦,其他既也,求其啦。”


  关于对Karry依个人,我念左好耐都无答案,而friend讲既果句‘感情唔好求其’,我选择听唔到。


  我系净系当距系好人啊,定系对距有感觉?如果有既话,甘人渣又算乜?


  念离念去,时间过左好几日,我无点同Karry讲野都好几日,反而距有时会主动过离稳我倾计,虽然通常我既回答都系——“求其啦。”


“你为什么都那么随便呢?不能认真点吗?”距把声突然有滴低,我念距可能系比我激得有滴唔开心,“难道你的人生就一直无所谓一直随便吗?”


“系啊。”


“那天你跟你朋友说我是你男朋友,那个也是随便讲的?”


  吓我一惊,我以为距听唔到嘎!


“系...啊。”


  果一日距都无再稳过我,同一间屋,两个人显得好陌生,明明系炎热既天气我就觉得有滴冻。


  我念左一下距问我点解唔认真,八岁果年,老豆唔比我一个人落楼玩,怕我被人拐走,思考再三我选择瞒住距偷偷落去玩,结果都系比距知道左,果晚我比距地关系间房度,八点几先准出离吃鸡比,好唔开心,亦都导致我以后好抵触老豆既教育,但系如果我选择听距既话,做个听教听话既细路,可能我就会失去我既童年,我就唔会识到甘多小朋友;初中果阵老豆老母闹离婚,距地问我跟边个,我好认真甘念左好耐,望左一下家姐,我选左跟爸爸,结果后来老母又嫁,家姐比送左出国读书,而老豆未再娶过其他人,日日出去应酬,未得闲理过我,从初二开始到大学,我几乎系过住无老豆老母理既状态,简直放养;后离高三毕业,人渣突然有一日良心发现,握住两个拳头叫我拣一个,如果拣中写左字既果个,距就陪我去旅游,我好认真甘思考左好耐,拣左手,打开一体,乜嘢都无,后离人地同我讲,其实距两只手都无写字,高考完之后上大学,系依段时间距依然出去嫖,周街滚,我依然单身,做距个好兄弟,仲帮距追女仔,人地话我傻,其实我都觉得我好傻。


  每一次我认真既选择都会带离唔开心,甘我点解要甘认真呢?经过果滴事,我就逐渐逐渐甘样变成左好随便既人,凡事求其,唔认真,唔期待,照样过既系平凡既日子,但系我都好开心。


  人生求其,但系开心,唔好咩?


  几日既冷战,我真系顶唔顺,一日晚黑出去夜店度饮酒,人渣带我饮,几种酒混埋一齐,饮到我沸,只眼都ma唔开,系甘冧左系卡座上面,唔知系唔系幻觉,我好似听到Karry把声,唔再系以前甘温柔,而系好坚定。


“我是她男朋友。”


  后来人渣同我倾起以前滴也,又喺度吹距沟左几多条女,我喺度打紧机,忙得滞,讲野都讲得好快,“你几时沟左边条女比边条女既边条仔打我都记得,你滴风光野,含世界最记得既就系我啦。”


  距突然又唔吹水,我岩好赢左一铺透下,望过去,发现距用紧我咁多年离从未见过既眼神望住我,同我讲:


“我以前沟女,岩开始成日被女飞,但系飞完之后发现下一条仲好,我唔系叫你学我,而系我一路嫖左甘耐,你就一路钟意左我甘耐,点解我无show过你,系因为我觉得你太过认真太过单纯,我惊你被我飞左之后依然还帮我追女仔,其实我好自私,令你一个人等左咁多年,依家我地都大个啦,过去都过去咯,无必要再去怀念,你要向前望下,前面既风景几好系未?Karry依条友仔,距真系唔错。”


  系咩?但系好似又真系唔错喔。


  又要打工,今日出粮,捱下又有工资啦,念下就好开心。结果Karry离买牛杂,得距一个,我唔问点解,装左成碗牛杂比距,距只手接碗既同时握住左我只手,好暖,我闪下眼望距,距对住我,笑到即个叉烧包甘。


  晚黑实在系懒得煮饭,我同Karry去左美食节,距买左个好大既棉花糖,送比我,系我咬落去既果一瞬间,距同我讲。


“阿B我好X中意你。”


  我第一反应就系想打距一锅,边X个教距粗口嘎?!


“你先不要生气,”距见我个样唔系几正常,又改翻普通话,“你虽然不认真,但是你很善良,你说你对什么都随便,但你肯为一个人坚持很久,”


  我知系边个教距粗口咯。


“我是一个很认真也很真诚的人,我能为自己的音乐梦坚持,我也能为自己的感情坚持,我是个很不错的人,所以,我喜欢你,你答应和我在一起吗?”


  我真系未见过告白还要赞自己既人咯。


果晚既天无云,清澈既黑蓝色,点缀住几粒星光,就好似Karry满带喜悦既双眼,距既嘴角,比我手入边既棉花糖还要甜。


古仔讲完啦,距只不过系个粗制滥造既故事,但系距另一个名好好听,叫爱情。


 


-TheEnd.



评论

热度(2)

  1. 江湖浪西瓜麻麻 转载了此文字
    阿冉可以看一下还有西柚,绝对一脸懵逼@